□詹繼放
  伴著亢奮、疲憊、罵娘……又一個長假過完了。
  長假也稱“大假”,人們習慣用它來指東拼西湊形成的春節和國慶兩個七天假期。春節就不說了,我們已經過了上千年,“再苦再累心也甜”。不趕回家吃頓年夜飯,就不叫中國人。頗有微詞的,是剛過完的國慶長假,還有那兩三個不痛不癢的“小長假”。
  平心而論,大假的誕生,雖有拉動內需、刺激旅游的考量,對眾多上班族卻是一份福利。私家車以超常速度進入家庭,大假很快演變成“全民出行”。政府再發福利:大假期間高速公路免費,使大假事實上成了“超級旅行節”。
  中國人太多。數億人次集中出行,流動方向、逗留地點又大體一致,當然會全線告急。國慶大假前就有人在網上發段子:一號全國高速大堵車,二號大小景區排長隊,三號酒店賓館齊漲價,四號各行各業忙宰客,五號車票又成緊俏品,六號高速再現堵車潮,七號東南西北難進城,八號此起彼伏打呵欠……
  剛過去的那個長假是不是這麼回事,大家心裡都有數。如果不做大的調整,到明年國慶大假,那個段子仍然管用。
  大假該怎麼過,據說有關部門正在調研,專家們也沒閑著。有專家指出,要錯峰出行。出行者怒氣衝天:從早堵到晚,該咋個“錯”?又有專家稱,不能扎堆休假。引來更甚怒氣:說得簡單!打麻將都湊不夠一桌,那個假有啥子休頭嘛!清華一個教授建議取消大假,招來嗆聲一片:你是有“超長假”的!咋不建議取消教授?
  某些“磚家”還真是“語不雷人誓不休”,不必當回事。而大假中的那些煩惱多為“幸福的煩惱”,是人們解決了溫飽之後更高層面的要求,也該心平氣和。對相關決策機構來說,那些尷尬已存在不是三五年,不能老是“調研”,該拿出具體方案了。
  當然,那個方案不好拿。張三滿意了,李四又在罵娘,這叫眾口難調。經營者希望假越少越好,“以便安排生產”,打工族則夢想每年放假366天,“還有一天沒耍成”,又叫屁股決定腦袋。此事很難做到皆大歡喜,有關方面在盤點大假時,往往也只談“再創新高”,對人們的怨氣和改革大假的呼聲,無隻言片語。
  休假是人的正常需求,亦是衡量一個國家或地區發達程度的重要指標。在休假上頭我們尚處於初級階段,但初級不等於粗放,更不能“差不多就行”。怎樣使假日的設置更合理、更順應民意,讓大假的愉悅度更高,既關乎民生,也是讓民眾更好地分享改革的紅利。
  至少在當下,帶薪休假對很多一線職工來說仍是水中月,大假對他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按中國人的傳統,春節應酬太多,適合出行的只有國慶一個大假。那些煩惱,也因出行者太多而起。很多人建議恢復“五一”長假,至少可以“泄洪”。當然,要多出兩天假。
  筆者為這個方案點個贊,哪怕是暫時的。至於“多出兩天”,世界上很多國家的假日都比我們多,既沒見“影響”什麼,還比我們發達。讓“勤勞善良”的中國人多休兩天假,天也塌不下來。如今,假日歸規格更高的“聯席會議”管,不知能不能有個“說法”?
  (原標題:“大假”說)
創作者介紹

木頭傢俱

dh12dhahe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