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東京6月11日電(記者 馮武勇)日本眾議院外務委員會11日就南海問題通過一項譴責中國的決議,無視基本事實和常識,妄指中國在西沙群島的正當作業加劇南海局勢緊張。在此之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等政府高官在不同場合發表過類似謬論。對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一針見血指出,日本領導人有關言論罔顧事實,混水摸魚,別有用心。
      放眼全球,在南海問題最沒有發言權的日本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信口雌黃,令人齒冷。
      眾所周知,在南海問題上,日本不僅不是直接當事方,從歷史淵源看,日本更是最沒有資格指手畫腳。正是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侵占了中國的西沙群島。1945年日本戰敗投降後,根據《波茨坦公告》等一系列國際文件,中國政府恢復對西沙行使主權,日方此後再無異議。
      假如日本當局近70年後對此重新提出異議,請先撕毀日本戰後得以回歸國際社會的一系列國際文件。假如安倍政權是想藉此搞所謂“積極和平主義”,請先翻翻字典重溫“和平”真義。
      安倍政權在南海問題上咄咄逼人的姿態,不僅有悖戰後國際安排的宗旨,更是喪失了對歷史的基本敬畏感和對本國侵略史的應有“恥感”。
      二戰期間,南海的西沙群島一度被日本侵占,意味著西沙群島曾經是日本的“盜品”。戰後,中國收回西沙群島主權,意味著“盜品”物歸原主。只要稍具反省和懺悔精神,洗心革面後的日本應該是“盜品”物歸原主的最堅定支持者,而不是相反。
      退一步說,如果日本當局對歷史足夠謙遜,現在至少應做到在南海問題上潔身自好,謹言慎行,而不是上躥下跳,煽風點火,惟恐天下不亂。
      美國人類學家本尼迪克特在經典名著《菊與刀》中,將日本文化的特征概括為“恥感文化”。遺憾的是,安倍政權正在喪失這種傳統“美德”。
      在東海、南海等問題上如是,在“慰安婦”等歷史問題上也如是。針對中國將南京大屠殺、“慰安婦”相關文獻資料申請“世界記憶遺產”的正常舉動,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11日居然宣稱,要向中方提出抗議,並要求中方撤回申遺。
      難道廣島原子彈遺址可以申遺,自殺性攻擊鼻祖“神風”特攻隊殘餘可以申遺,南京大屠殺、從軍“慰安婦”反而不能申遺了這是什麼神邏輯厚顏無恥已不足以形容日方的這一無理要求,只能說一心要抹殺罪惡歷史的安倍政權已經氣急敗壞。
      安倍等人口口聲聲要“恢復強大日本”,要讓日本成為“正常”國家。然而,在安倍政權恢復必要的“恥感”之前,日本的國家形象在外人眼裡只會越來越異常。  (原標題:時評:日本當局應有起碼歷史“恥感”)
創作者介紹

木頭傢俱

dh12dhahe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